全國的高考和中考都在進入錄取程序,特長生的加分不斷引發爭議。最新的問題出在河南漯河市。據媒體報道,漯河高級中學74人獲國家二級運動員高考體育加分,占河南全省此項加分人數的1/10。媒體的進一步調查還顯示,河南全省738名獲高考體育加分的考生,有445名出自2013年該省同一場青少年傳統武術錦標賽。質疑潮水般涌來。
  就在不久前,黑龍江省中考考生藝術加分也飽受詬病,一段視頻顯示,一名因獲學校藝術節獨唱一等獎而中考加分的考生,唱歌明顯跑調。
  對特殊考生加分是為了彌補高考機制所具有的天然缺陷而設計的,中考加分的初衷大同小異。從制度設計本身來說,其合理性是毋庸置疑的。無論高考還是中考,都照顧了大的公平,但也容易走向一刀切的極端。作出一些符合實際的彌補性規定,這在邏輯上講得通。
  從現實情況看,加分機制照顧到少數民族考生,給具有特殊才能和天賦的學生開闢一個升學通道,一些有出色道德表現的考生及烈士子女也因此受益。這一切構成了高考及中考加分機制的積極面。
  然而中國社會“拉關係、走後門”的頑疾,以及無孔不入的錢權交易同時威脅到各地的加分機制,併在部分地區實現了滲透。現在沒有明確證據能夠顯示這種滲透的嚴重程度,但河南、黑龍江的情況顯然不是個例。輿論高度懷疑,它們只是這一嚴重問題的冰山一角。
  高考這一關鍵性的社會機制面臨著一個悖論,沒有加分和自主招生等緩衝,它逐漸顯得像科舉一樣僵化。而有了這些緩衝,它們又為社會的各種腐敗和不正之風開了方便之門,損害了高考最核心的價值——公平。
  根本問題還是出在中國社會誠信體系的缺失。為了高考公平,國家動用大量資源,鑄造了它的高標準、高信度。而加分和自主招生的權力交給了地方和具體機構,它們實現公平的保障水平也因此參差不齊。中國高考的公平是中央政府自上而下強力推動的,它不是各地基層踐行公平能力的總和。
  有一個比較簡單的選擇,就是放棄加分機制和自主招生,把高考及中考完全恢覆成“一張考卷”。這會有立竿見影的效果,但這同時也是中國社會在問題面前的知難而退。那樣一來,應試教育體系將得到空前鞏固,素質教育將在中小學痛失大量陣地。面對全球化的時代,我們將失去開展教育探索的興趣和勇氣。
  我們恐怕還是要往前走。虛假加分和自主招生的“貓膩”,也是社會因為向前走才得以揭露出來的。反腐敗、互聯網,這些新時代的活躍元素幫助我們揭開了一個又一個問題的蓋子。
  希望河南及黑龍江對中高考虛假加分的曝光,能夠在全國範圍內進一步形成與“教育腐敗”做鬥爭的示範效應。參與造假者都應受到嚴厲懲罰,這個環節至關重要。它會提高各種類似造假的成本,逐漸積累起對造假者的強大威懾力。
  中國最終要成為一個誠信社會,高考的公眾參與面極大,它註定是中國這個進程中的一個突出部分。我們需要一個高考的整體合理設計,然後就應堅定不移地朝著既定目標前進。遇到什麼問題,就下決心破解它。我們沒有理由輕言放棄,重回昨天。▲
(編輯:SN090)
創作者介紹

澎湖民宿

lz49lzrcz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