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網9月23日電 美國僑報網22日刊發旅美華人一嫻的署名文章指出,美國華人在美國少數族裔中是特殊的一群,不問政治,勤勉努力,卻又被各個群體選擇性忽視,被排除在權利主體之外,在白人和其他少數族裔之間處境尷尬。
  原文如下:
  美國民權領袖傑西瀠克遜(Jesse Jackson)近日向奧巴馬總統施壓,要求奧巴馬支持和關註少數族裔按種族分配獲得職位包括高科技職位,以及獲得高等教育的權利。在加州SCA5提案暫時偃旗息鼓的情況下,此舉引起華人群體的註意。
  種族傾斜是美社會激烈爭論的話題
  傑克遜是美國非裔著名民權領袖,他的主張源於美國上個世紀60年代的《平權法案》。這部在上學、就業中向少數族裔傾斜的法案,在相當長的時間里,為美國的少數族裔改變自身的弱勢起到了積極的作用,但之後,《平權法案》就開始不斷面對挑戰,時至今日,美國社會反對“逆向種族歧視”的聲音不斷增大。
  華人是否屬於少數族裔,答案是肯定的。但華人由於自身的一些特殊情況,又時常在少數族裔中處於尷尬地位。譬如在工資收入方面,在很多批評少數族裔與白人出現收入不均的現象,存在隱形種族歧視下,少數族裔中只有亞裔的平均收入水平不在白人之下。又例如教育,在大學招生中,各大學給少數族裔的優惠條件,華人學生卻被排除在外,作為少數族裔的華人學生不僅得不到優惠條件,反而要比白人、非裔和西裔需要更多的努力,獲得更高的分數才能有機會進入名校。
  歷時半個多世紀的《平權法案》中對少數族裔在就業上學中的傾斜政策是否還有必要,是美國社會激烈爭議的話題。白人群體對《平權法案》中對少數族裔傾斜政策的不滿始於1973年,一位白人退伍軍人將加州戴維斯加大告上法院,認為其侵犯白人申請者的權利,後來不斷有白人學生將大學告上法庭,對“逆向種族歧視”不滿;而華人的不滿和尷尬則在加州關於SCA5提案的爭議中表現得最明顯。
  加州在1996年,以美國憲法第十四修正案的平等保護條款為依據,經選民公投,通過了第209號提案,提案禁止政府在公務員招聘、政府合同招標和公立大學招生中考慮種族、性別和族群因素。這個提案施行以來,加州華裔學生在加州各大學的比例一直上升,最終引起了其他少數族裔主要是西裔和非裔群體的不滿。試圖修改209提案的SCA5提案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中由西裔議員提出的。
  SCA5提案擬修改209提案,對少數族裔入學加以名額限制,在華人看來是針對華人的舉措,引起了加州華人的強烈不滿,並導致了加州華人歷史上最團結的一次抗議活動。最終,SCA5提案被擱置。
  華人是否要選擇和白人站在一起?
  華人在美國社會中,缺少非裔歷史悠久的抗爭精神,缺少西裔人數眾多的優勢,華人不喜歡過問政治和埋頭努力的傳統,使華人非常重視子女教育,視之為改變自身弱勢的最佳途徑。如果這個途徑被設置障礙,那麼在某種意義上對華人的影響就是深遠的。
  這次對SCA5提案的抗爭,提出了一個新的問題。在美國,一牽涉到種族歧視話題,通常是一邊是白人主流社會,一邊是少數族裔。但是這一次,卻是少數族裔之間的對立。同時,在美國主流社會,華人通常被歸入亞裔中,除了在人口普查中有詳細的分類外,基本是把亞裔作為一個整體看待,例如模範族裔的稱呼,是對整個亞裔而不是單給華裔。但是在這次關於SCA5提案的抗爭中,亞裔中的越南、柬埔寨等族裔中很多人都選擇站在了西裔一邊。這些都不能不令華人感到尷尬。
  回到傑克遜對奧巴馬提出的要求,很清楚的是,關於曾經起了積極作用而如今矛盾頻現的《平權法案》的爭議,還將會繼續下去,在教育平權方面,從整個美國社會和最高法院對相應幾個案子的裁決來看,前景並不明確。但在加州,如果SCA5一案卷土重來,西裔是提案者所在的族裔,非裔自認為是209提案的非受益者,亞裔中的一部分如越南、柬埔寨裔也可能希望從SCA5提案中獲益,不會站在華人一邊,作為少數族裔一部分的華人在這涉及少數族裔的種族問題上,是否要選擇和白人站在一起?這就是作為少數族裔一部分的華人的尷尬所在。  (原標題:美華人被指遭選擇性忽視 在少數族裔中處境尷尬)
創作者介紹

澎湖民宿

lz49lzrcz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